丝瓜app破解版下载

午饭点,老陆家摆了三张桌子才坐下这许多宾客。

席间自是很热闹。

方歆小朋友跟着陆薇语吃不了亏。

饭后不久,一大家子客人齐齐离去,包括张瑞跟陈清慧。

总算只剩下自家人,陆薇语立马故作一脸凶狠的望向方年:“方年!”

方年盯着陆薇语漂亮的小脸蛋儿,轻笑道:“大过年的,图个开心,你没发现大家走的时候,都乐呵呵的?”

“而且我也没说假话,对不对。”

陆薇语哼哼两声,转头看向孙蓉:“妈,你能不能说方年两句啊,哪有他这样一副吃软饭光荣样的!”

孙蓉做了个手势,微微一笑:“方年说得也没错,他没说假话,只不过他们理解成自己想要听到的意思。”

“谢谢伯母理解。”方年余光瞥着陆薇语,嘴上得意的笑了。

“……”

又说了几句闲话,孙蓉望向方年,问道:“你今天还要回桐凤那边?”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

“是,我还想能带小语去我们那边稍微走动一下拜个年,过几天再过来。”方年微笑着道。

闻言,孙蓉瞥了眼陆薇语:“还不去收拾东西,杵着干嘛,也不知道方年能看上你哪点,过个生日都给你包下陆家嘴的高楼屏幕,都上了新闻!”

陆薇语边趿拉拖鞋起身,边咕哝:“没什么要收拾的。”

“……”

陆薇语走去了里屋,顺便拉走了方歆。

孙蓉换了个坐姿,望向方年:“小方啊,小语这次回来给我们感觉不太一样,年前还给了我们一个商场,说是你安排的?”

“还有那个陆家嘴包屏幕给她庆生也不少花钱吧,有人说要上百万。”

“能跟伯母说说,你和小语现在是在做什么吗?我知道你主业是上学。”

“这两三天我也看到小语接了许多的电话,都是什么总啊董的……”

“我记得你说跟她一起开了家公司……”

方年既然不打算瞒着家里,就也不打算瞒着陆文林跟孙蓉,至于老陆家的那老些亲戚……

还是算了。

除了会引发一点麻烦外,并无太多的好处。

方年言辞诚恳道:“伯母,首先得跟您道个歉? 去年五月份您去申城的时候,有些事情瞒了您。”

略作停顿,方年坦然道:“其实也不是太大的事情? 就……去年整体经济形势还不错? 一些合作伙伴包括小语啊也都很给力? 所以我现在的资产比较丰厚……”①

“现在大概……算是首富吧。”

一开始孙蓉听得还好好的,然后就听愣了:“什……什么?首富?!”

方年点点头,确认道:“大概是这样的。”

孙蓉皱起眉头:“首富不是叫关秋荷吗?我看新闻上炒了一阵。”

方年微微一笑? 提醒了一句:“伯母对关秋荷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其实您见过她的。”

“啊?”孙蓉先是一愣? 接着反应过来,“哦!我说怎么有点眼熟。”

方年简单解释:“当康游戏最先是我跟关总合伙开的公司,我就是网上热炒的那个方年方总。”

“我就说!”孙蓉明白过来了? “我就说那个什么发布会的视频上就是你的声音!”

“那也就说? 你是那位神秘的方总? 跟很多公司老总都是朋友?”

说着? 孙蓉心中忽然一动:“我明白了? 你就是那个欣赏小语的上司吧?”

“给股份不要……你说那个公司好像是叫前沿? 大年初一短信上说的那个女娲系统也是前沿做的……”

方年耐心的听着,偶尔点头。

见孙蓉望过来,方年诚实道:“您说的都对,小语现在是前沿下面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会有一些商业上的合作伙伴过年过节要问好。”

“……”

知道真相后? 孙蓉女士多少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

反倒是陆文林? 跟方正国一样……不太有所谓? 反正也没话语权。

孙蓉女士踌躇半晌? 问了个问题:“你怎么会看上小语?”

接着又慌忙补充:“我就是有点不理解,小语长这么大,我这个当妈的都没一大清早起来去小吃街忙活两小时就为了做一碗长寿面;

更别说那个时候你应该就已经是首富了……”

“我怎么看? 都不觉得她能配上你。”

方年眨了下眼睛,耸耸肩,淡然说道:“伯母,您有没有想过,其实是我想配得上小语。”

“是吗?”孙蓉女士乜了眼从里屋走出来的陆薇语,怎么都不觉得自家这个闺女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陆薇语有些奇怪:“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妈觉得你这个懒样子配不上小方。”一旁陆文林随口道。

“……”

稍晚些时候,陆文林开车送着方年、陆薇语、方歆去了火车站。

在棠梨这边天擦黑时,方年带着自己的堂客回到了茅坝。

…………

毫不意外的,老方家一下就热闹起来。

邻里三四基本都赶了过来看方年带回来的堂客。

老实说,才过了十九岁生日且还在上大学的方年忽然订婚,茅坝很多人都想不明白。

尽管哪怕是棠梨这一片,早婚早育的不少。

尽管茅坝也有那么一两个姑娘十八九就生了孩子。

但即便如此,在普遍的认知中,上了大学的人算得上知识分子,有见识,一般的不会这么早订婚、结婚。

不过,看到陆薇语后……

方枚眨巴眼睛,碰了碰方年,小声道:“方年呐,你可以啊,这眼光真不是盖的,这么漂亮的堂客难怪轻易舍不得带回来!”

“……”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哦呦~这个,那个,方年你堂客长得真好看。”

“不说茅坝棠梨,估计桐凤都找不到两个比你堂客好看的。”

“大学生就是不一样,还是要多读书,找堂客都比别个好看多了。”

“……”

跟看西洋镜一样的状况,搞得方年也有些无奈。

至于……

陆薇语就更是了。

因为众人以为她听不懂棠梨方言,偏偏她不仅会听,还会说。

七嘴八舌的话,陆薇语是一字不落都听清楚了。

好在陆薇语不是第一次来茅坝,还是有适应能力的。

见方年被几个同龄的男人给拖着叽叽喳喳起哄,林凤女士更是忽然没了人影,方正国……

方正国也同样被起哄。

迎着大家打量的视线,陆薇语露了个笑脸,礼貌且落落大方道:“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新年好。”

“大家叫我薇语就行,我去给你们泡茶。”

说完,走进了里屋。

“……”

陆薇语毕竟是陆总,这点小场面当然不在话下。

只是苦了茅坝的邻里三四。

一个赛一个的大眼瞪小眼。

“……”

好片刻后才有人开口:“年哈宝你堂客不是说韶州的吗,怎么会说我们这里的土话啊?”

一听就知道有点激动。

新年大吉,一般不大会直接喊哈宝这样的称呼。

听到隔壁的叔伯问,方年微笑着回答:“怕嫁过来语言不通,去前年先跟我学了一阵。”

“哦呦!方年,你这堂客硬是要的!”方枚眼睛都快眨飞了。

其他人七嘴八舌道。

“方年这眼光硬是要的,这堂客找的大大方方,蛮好!”

“硬是不错。”

“……”

说话间,陆薇语已经端了茶盘出来,给众人递茶。

本来还在跟方年起哄要方年请客的方俊华等一众同龄人,根本就是不加掩饰的眼红。

“我要是能找个这样的,吵架我都先打自己!”

“这话说的,要是有这种堂客,还能舍得吵架吗?!”

“……”

喧闹了一阵,大家才在沙发上坐下来。

不能免俗的要问东问西。

好在可以直接用棠梨方言交流,这就很虚服。

于是……

上午还在韶州当了回小白脸,很是沾沾自喜的方年那叫一个完不加掩饰的吹捧陆薇语。

“听说年哥你堂客比你大是吧?”

“……”

陆薇语差点想要扶额。

这种话能提起吗?

她不要太了解方年!

果然……

下一秒,之前还不怎么开口的方年一下子扯开了话匣子。

“诶,对对对,我跟你们说啊,我的堂客妹几去年大学就毕业了……”

“读书比我都读得早!”

“上班!当然上班,工资很高的!”

“我们在申城都有自己的房子,一起贷款买的!”

“我现在就是吃她的,用她的!”

“厉害得很!”

“什么都会,做饭?这必须得会啊!在外面的餐馆里吃不卫生,她是上班前就先做好饭,下班回来做好饭等我的!”

那叫一个眉飞色舞。

而且关键还基本属实。

“……”

“必须这么有脾气!”

“堂客妹几,你说是不?”

陆薇语:“……嗯,对,我家先生说的都对,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晚上我下厨给大家做几个家常菜。”

“不过得先跟大家说好,水平一般。”

陆总现在下厨的次数虽然不多,但磨叽度有所改善。

所以也是敢说这种搭话。

这种场面除了配合,陆薇语还能怎么办。

毕竟是自己找的对象,跪着也得走到白头偕老。

“方年方年,这你不教教我们?”

“就是就是!”

“……”

方年大手一挥,嘚瑟道:“这有什么好教的,不是有嘴就行吗?”

“薇语啊,你不管管方年吗?”方枚有点看不过去了,拉着陆薇语的手臂说道。

方芬芬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嫂嫂你不能惯他!”

“……”

听到这句嫂嫂,陆薇语二话没说先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包:“芬芬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方芬芬:“!!”

“……”

这口子一开,接下来就是散红包环节。

这也是习俗的一种。

红包不大,都是600,比不过方年在老陆家散出去的红包,那边都是1200。

“……”

这会林凤女士才姗姗来迟。

她是一点都不操心陆薇语的,毕竟多次相处,陆薇语是什么人,她心里也有点数。

“……”

方年装模作样的扫了眼大家,然后偏头看向陆薇语,一本正经道:“大家都有红包,我的呢?”

“有,你也有。”陆薇语赶紧道,“你等等,我去给你拿。”

方年:“……”

他还真是稍微愣了下。

不多会,陆薇语拿了个礼盒过来,双手递给方年:“新年快乐,祝你万事顺意。”

方年眨了下眼睛,接了过来。

方俊华起哄道:“打开来看看啊!”

“……”

既然陆薇语在这种场合拿出来,自然不怕拆开,方年也没多犹豫,很快拆开了礼盒。

本就不是太大的盒子,拆开彩色系带,揭开一层包装纸,然后才露出内里的包装盒样。

盒体表面正中有一行大写的:AUDEMARS PIGUET

下面一行字体更小的:Le Brassus

并不是木质的,而是小号的纸盒。

看到这行熟悉的品牌名字后,方年手指轻轻颤抖了下。

爱彼啊。

那是上一世他跟陆薇语牵扯不断的纠葛。

方年忽然听到了自己心跳的每一拍动静,周围的声音仿佛被过滤掉。

方俊华的催促声、

方凌飞喉结滚动的声音、

众人嗑瓜子的声响。

仿佛一切都消失了。

坐在方年身边的陆薇语敏锐的察觉到了方年似乎有了些微的变化,但她没做声。

方年一丝不苟的揭开礼盒。

入眼处躺着一款腕表:

皇家橡树系列。

这个系列是爱彼当年推出来对抗石英机芯冲击,最终带领机械腕表冲出生天的运动型腕表。

皇橡也几乎等于是爱彼这个品牌的代名词。

同样皇橡也是腕表界里最具辨识度的腕表,在这个时代,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之一。

白金色的八角表圈,12点钟方位大写的AP字样,钢带……

方年右手四个手指摸上表盘,记忆仿佛回到了那一年,第一次收到陆薇语送给他的爱彼皇橡。

又跳跃到了第二款爱彼Code1159。

最后是……

重返人生之后,忽然明悟的那两块表内里意义的那一刻。②

陆薇语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轻声响起:“听说爱彼的皇家橡树是有几十年历史的运动机械腕表,也很有代表性,所以特地去香港买的。”

末了又补充一句:“不过网上都说这个型号贵金属款会比较脆。”

“哦,哦哦。”方年的思绪忽然被打断,他慌忙应了两声。

见状,陆薇语从表盒中取出腕表,揭掉包装膜,再把方年手上的宝珀6654取下来,换上了爱彼皇橡。

忽然欣喜道:“耶咦~表带果然刚刚好诶……”

①:给力:兴起于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