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版黄色

煞灵一族是由第一重天、第二重天和第三重天的苍天之灵,联手创造出来的,所以哪怕知道第二重天苍天之灵在这个时候降下天罚,只不过是规则使然,在第二重天之中不允许有超脱于仙圣之上的恐怖角色降临。

但在煞灵一族看来,是这三重天的苍天之灵赐予了他们生命,让他们生来就比其它种族高贵,同时也是有着第二重天苍天之灵的庇护,才能让他们无忧的生活在这第二重天之中,若不然不说别的地方,只说生活在天幕那些他们无法涉足的禁地之中的存在,就能够轻而易举的灭杀掉他们。

与人族对上苍的感激和敬畏不同,煞灵一族的感激和敬畏是打字内心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也清楚苍天之灵能够创造他们,同样能够轻易的将他们部抹除,在这一点上他们比人族和妖族的感悟要深切得多,所以他们除却发自内心的感激苍天之灵,也确实是比人族和妖族更加惧怕苍天。

天幕那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煞灵大哥便带着一种煞灵一族的仙圣至尊站了起来,同时也将收进了洞天之中的那些族人放了出来,毕竟天罚结束了,便说明从天幕之中探出脑袋的那个恐怖存在已经死了。

北氏和大衍圣地等五座圣地的至尊们,也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将洞天之中的门人放了出来。

虽然因为之前因为想观看林南会落得一个怎样的结局,他们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机会,使得本就是最早发觉异常的他们,竟是还没有天族等后知后觉的圣地跑得快,造成了惨重且没有必要的损失。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到底还是平安无恙,各自圣地的损失也并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只是一两千名仙尊境弟子而已,心痛一下也就过去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再培养出一批。

“上苍果然是无敌的存在,我辈修士时常将逆天而行挂在嘴边,如今看来,别说是那些低境界修士了,就是已经到了我等这个层次的存在,在苍天面前也什么都算不上,怕是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是啊!那等恐怖存在,竟是仅仅降了一道天罚,顷刻之间就将那个恐怖存在给灭杀了,苍天之强大,我等是永远都无法理解得了的了,这一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超脱仙圣层次,步入更高的境界,到更高的天层去看看!”

“先别说了,那林南也是个恐怖存在,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是从下界来的,而是从第三重天之上的天层下来的,只不过是在第一重天玄武星域才和我们发生了交集而已,他方才见到那个恐怖存在之后,之所以那样,应该是因为他虽然强大,但那个从天幕之中探出头颅的恐怖存在,是比他更加强大的存在!”

“有这种可能,只不过他就算再强大,如今也已经被那个从天幕之中探出头颅的恐怖存在给灭杀了,分明有着灭杀我们的实力,偏偏要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那人渣应当是想要慢慢戏耍我们,却没有想到会遇见从天幕之中探出脑袋的那个恐怖存在,真是他娘的活该,死得好!”

“不对啊,第二重天不是不允许比仙圣更强的存在降临吗?为何那个林南能够平安无事,若不是遇见了那个从天幕之中探出脑袋的恐怖存在,如今怕是还在得意忘形着呢,这是怎么回事?!”

春风里的娇媚辣妹

“这个嘛……应当是因为他是人族,而那个从天幕之中探出脑袋来的恐怖存在,并不是人,也不是煞灵,怕是什么妖魔鬼怪,甚至恐怕都不是我们九天十地的生灵,所以林南那个孽障在施展一些手段或是身怀一些密宝之后,能在第二重天晃荡,而那个从天幕之中探出脑袋来的恐怖存在,却直接就被上苍降下天罚给灭杀了。”

“应该是这样了,不过……那孽障如今都已经死了,说他也已经没有半点意思,天族那些圣地已经开始返回天幕入口了,我们也快些过去吧。”

议论结束,六大势力的修士在一众强者的率领下,向着已经平静了的天幕入口方向飞去。

如今他们可谓是神清气爽,让他们无比难看的林南等人已经死了,尤其是天狐圣地和摇光圣地,其中摇光圣地的两位绝世至尊都已经死了,天狐圣地的至尊也陨落了一个,伏春圣地虽然没有绝世至尊陨落,但叶南浔一家都死了,对他们来说今后伏春圣地已经构不成什么大威胁。

等到从天幕之中出来,他们就可以和其它圣宗一起去瓜分摇光圣地,一起去狠狠地敲诈天狐圣地一把,至于伏春圣地,两个绝世至尊级别的老祖宗还在,他们不好去多说什么,顶多也就是制造舆论恶心恶心伏春圣地。

之所以现在不直接掉头返回主大世,去将能够直接占据的摇光圣地解决,那是因为天幕之中还有着大机缘,一千万年才开启一次,错过了这次可就只能再等一千万年了,这中损失太大。

况且若是现在就回去了,今后天族等其它八座圣宗也不会乐意,绝对会帮着伏春圣地和天狐圣地打压他们,甚至会将天狐圣地的修士再次聚集起来,让天狐圣地依旧存在于赤星域,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毕竟他们虽然强大,是六大实力,但一下子得罪赤星域山分之二的势力,他们绝对是没有好日子过的,收获和损失将不对等。

不久之后,六大势力一同来到了天幕前。

之前虽然有天罚雷霆劈落在这里,但如今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天幕入口前的场景与那只巨大的头颅从天幕中探出来之前,已然一模一样,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煞灵大哥和一众强者很高兴,但笑着笑着,煞灵大哥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林南还没有将他那些兄弟的行踪告诉他,如今他是彻底的两眼一抹黑了!